永远去珍惜
唯有和平与爱

黄家驹(1962.6.10~1993.6.30)

主关键词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48|回复: 0

良心吗?”陈独秀批评的这两个错误观念,实际已牵涉社会改造方法、途径等等问题,这

[复制链接]

22

主题

22

帖子

10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2
发表于 2017-12-2 17:24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访华之后:意犹未尽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反对泰戈尔活动,在当时泰戈尔也深深感到了。
1924年5月,泰戈尔离开中国去了日本。
但是,陈独秀似乎意犹未尽,在6月4日出版的《向导》68期中,又一气发表《诗人却不爱谈诗》、《太戈尔与金钱主义》两篇短文章。
前一篇文章中,陈独秀引用吴稚晖的话“太先生你做诗罢,管不了人家的家国,你莫谈天下事”后,颇带嘲讽地说:“可是太戈尔在中国始终未谈过一次诗。
”在第二篇文章中,陈独秀更挖苦地说:“难怪北京有人说他是一个政客,不是诗人。
而且太戈尔他自己如果反对金钱主义,便应将他所受物质文明社会的造孽钱——诺贝尔赏金,散给无衣无食的印度人。
”在该期《向导》的另一篇文章中,陈独秀更尖锐地说:“大同主义,世界和平,废战,博爱,人类的努力本应该奔向此路,但有何方法使我们能够开步向此路走,能够除去横梗此路之障碍物,乃是一个最紧要的问题。
倘无此等方法,只空喊这几个名词……在被压迫的弱小民族口中喊出,则是何等昏聩无耻的话!是何等可怕的麻醉药、催眠剂!”联系到同期的另两篇文章看,这些话的针对性是一目了然的。
访华时间:实不恰当泰戈尔此次访华,虽然宣传与他一贯的主张没有多少区别,这我们从他大量的诗文中可以看出,可要说起,他选择的时间实在不恰当。
1924年,“五四”风暴正在中国大地荡涤着一切陈腐的观念,一切旧有的无论权威、经典、固有的神圣思想,都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在这个时候,泰戈尔的宣讲受到许多文化人的尖锐质问,也就毫不奇怪了。
其实就是陈独秀自己,也有一个认识转变过程。
因为早在1915年,他就在第二期《新青年》杂志上发表过自己翻译的泰戈尔诗歌《赞歌》,此时,起码在诗歌领域,他还是认同泰戈尔价值的;可是1924年,社会思潮大变,古老的中国蕴含着巨大的希求解放、变革的力量,作为这股力量的“弄潮儿”陈独秀,此时出来强烈反对泰戈尔的主张、思想,也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(杨建民)责编:周璇
黄侃历任北大、北女师大、武昌高师、中央大学等校教授。
在北大时,黄侃有一个习惯,在课堂上讲书,讲到要紧的地方就停下来,故意卖关子,说:“这里有个秘密,仅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,还不足以让我讲,你们要听我讲,得另外请我吃饭。
”有一次,上课铃响了,学生坐满了教室,等待老师上课。
但黄侃却安坐在教员休息室,纹丝不动,压根就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葡京赌场

GMT+8, 2018-9-23 03:02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ed by 999test.cn & 葡京赌场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